[栏目导语]每个人都有自己刻骨铭心的记忆,有时候会一直埋藏下去,有时候也会分享出来让心灵得到舒展。不管曾经有多少茫然与得失,若干年后都是一份珍藏的回忆。

欢迎大家给《残友原创》栏目投稿参与,具体参与方式请在残之家公众号回复“投稿”两个字即可查看,记住只回复这两个字哦。


午夜时分,静默怀想。时光像窗外的月色幽远绵延,一泼就泼到久远了。时间的毛孔被清辉浸润,竟也有了几分光泽,仿佛当年看到他的头像闪闪跳动就会微微潮湿的额。 

时间真是个神奇的魔术师,当初的刻骨铭心此刻需要静静的回想才能攒足片段,然而所有的影象还是细细的串起来了,而愈想念,也便愈加生动,成像,成影,成片。不同的是,没有了心痛,再想不出那些飘飞的柳絮,曾经可能是我悲伤而凄绝的眼泪。只有故事还在,像雪地上的辙,平静而真实的昭示我曾经走过。

 八年前第一次接触网络,因为没有QQ,在聊天室遇到的人大多都走失了。后来同学借了一个QQ号给我,这样,第一次加了他:陈年老酒。 那年我25,他36,我未婚,他却已经有了孩子老婆。故事是一开始就知道结尾的,但那时出于对网络的无知和好奇我勇猛无前。他幽默诙谐,温柔体帖,初涉网络一下就被他套牢了,没有任何曲折和悬念。那时没有自己的电脑,所以每一次分手之前都会约好下次相见的时间,而我为了遵守和他的约定,表面上不动声色,心里却已波涛暗涌,五味俱全。那时的期盼和等待,那时的焦急和惶恐,都只属于第一次。那是第一次里不可复制的热情与果敢。 那时好像只要他的手机绑定我就可以在QQ发讯息给他。有时我去了而他不在,我就在QQ上发着牢骚:笨蛋,你去哪了。他就会气喘吁吁的跑来——我好像真能听到他断断续续的呼吸,呵呵。我看到他的企鹅头像突然亮起来,胖胖的向我雀跃,心就忍不住的甜蜜飞扬。“笨蛋来了,”他说,“我还有点事儿没办完呢。”这是我记得的最温暖的一幕,一直到现在,我感觉温润的呼吸,好像还在耳边轻佛,仿佛那些话,他曾经在我的耳畔轻声私语过。仿佛我们一起,并肩走过铺满落叶的金色黄昏。 那个胖胖的企鹅公仔,是我梦里死心踏地的情人。每一次分手,我都会细细的数着下次约好的日期,焦急的期待。那个像病了一样的季节里,我整日发着高烧,红着脸颊又心绪亢奋的度过,我的眼睛,睁着的时候是盯着家里墙上的挂钟,一圈圈数它转动的脚,闭着的时候就是沉浸在对他的思念和想象里。我像一个导演,自编自演着一个甜蜜悸动的故事,想象着每一个眼神,每一句对话,每一个心跳。像蝴蝶迷失在自己的斑谰里,不分昼夜。 

有一次他去外地出差了,我等了他整整七天。后来听过一首歌,七天七世纪。那一刻,才对自己当时的心境,有了一个可以语言化的描写。 

我不知道他的名字,他的模样,他也不知道我的经历,我的模样。那时没有视频,也没有照片,而我们都恰恰以为这是最有趣的事情。只有一次他打过电话给我,却没声音,我便已经知道了是他,窃笑着,却不肯说话。这样过了一会儿,他挂断了,我便又涨着红红的脸想入非非。 

那个柏拉图一样的恋爱,是我羞涩的生命中的初恋,没有更多的企求,一切都是缘来缘去,茫茫生命中,一直紧张混沌的东西被一缕春风吹醒了,我只感觉到它的美好和幸福,像一朵颤微微的小花,在一缕光的关注下,怯弱而勇敢的开了,我没有想过要开成最大的,最美的,我只知道,在开的过程中,我是快乐的。 

我的幸福注定不会长久。从一开始我就清楚,但这不是我的蓄谋。我只是碰巧遇到,不经意的流露,在午夜初绽的瞬间,我未加掩饰,没有把欣喜小心的藏于裙摆,而这,便已过是我的过错。 我的秘密,始终不能说出口,在我感觉他离我越来越近的时刻,我知道我们已经相隔天涯。我这短短的QQ之爱,也终将像那个最早的版本一样,尘封于记忆。

 我写了一封长长的信给他,依然没有过去,没有背景,没有缘由,只有渗透在内心深处的温柔和缠绵,快乐和喜悦,悲伤和留恋。我们像两个飘于现实之外的灵魂,用深深的思想交谈,用澄澈的眼神交错,却已经有了灵魂深处的水乳交融,而那一次的割裂,像生命断开的声音,让我吞泪窒息,无语肠断。 我不能告诉他,我是一个坐着轮椅的女孩,为了和他的约会,我绞尽脑汁,找朋友,或者在冰冷的雪天自己摇了轮椅出来;为了每一个和他小小的约会,我费劲周折,焦急不安。而最重要的,是我不能让他知道,他寄予了无限柔情和期许的女孩,他想象里美丽而骄傲的公主,是一个摇着轮椅走路的姑娘,为了每一次和他的相见,艰难而卑怯地踽踽于那个冬日。 我知道这个世上有很多绝唱,而我只是尘世里最微小的一粒,甚至苦涩,甚至卑怯。感谢QQ,让我品尝到第一次的男女之爱,感谢他,让我那么投入的痛了一次,爱了一次,像每一个平凡的姑娘那样朴素而汹涌的爱过。 离去的路上,我感觉不到寒冷,只有炽热的脸颊,像炭一样烧在皑皑的冬日里。 …… 

我把QQ号还给了同学,与他的故事也戛然而止,那个突然消逝的姑娘,也早在他的记忆之中离散了吧?而此刻,当我叙述完这个平淡的再没有一点情节的故事,重拾那些记忆的片段,我原本以为不会再来的东西,竟又轻袭心底。像第一次看到滴水观音的叶子上有颗硕大的泪珠滚落时,我无比惊奇:难道,它也有前世某次愁肠百结的转身?

八年前皑皑冬日的雪沫飞扬,八年后洒在记忆里的月光如水。


残之家温馨提示:可以为您喜欢的作者赞赏鼓励哦,赞赏金额平台将会全额转交给作者。点击下方的赞赏按钮就可以哦!

点赞(0) 打赏

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

暂无评论

微信小程序

微信扫一扫体验

立即
投稿

微信公众账号

微信扫一扫加关注

发表
评论
返回
顶部